侷迯 朲

JocelynJiang:

世界上的另一个我,

这是《Nana》中的一句话,

而《Nana》在潜移默化的影响我,

关于ViVienne Westwood的土星,

关于莫名其妙的伪朋克状态。

不同的状态下,看见不一样的自己,

久而久之,却有些惶惑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。

文艺? 淑女? 汉子?女神?莫名其妙?边缘主义?

边缘的人,总是喜欢去沾染一些不一样的世界,

去接触这样的世界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不一样的感官。

后来发现,其实,无趣的本质并不能改变多少。

会用莫名其妙的词语诠释本质的自己,

无心,无口,无表情,加上对什么事情兴趣点都低的傲娇状态。

这么一个无趣的人,总是在做一些好像很有趣的事情。

人鱼的世界,充满矛盾,是必然的。

想太多,矛盾体,有时候我也认不清我自己。

所以,笑笑就是了。


这一组自拍,其实也没想表达一些什么,

只是想纪念一下第一次编的垄沟辫。